长相思

长相思

作者:桐华 状态: 完本 日期: 03月21日

桐华《长相思》小说讲述了蚩尤、西陵珩的女儿小夭与世代经商的涂山世家公子涂山璟、神农义军将领相柳、自小分离的表哥颛顼等人之间的恩怨情仇,谱就一曲荡气回肠的相思曲。《长相思》小说改编电视剧《长相思》,据传由赵丽颖、杨洋领衔主演。…

《长相思》全文阅读

猜你喜欢的小说
  • 作者:王小波
    我住在立新街甲一号的破楼里。庚子年间,有一帮洋主子在此据守,招来了成千上万的义和团大叔,把它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搬来红衣炮、黑衣炮、大将军、过江龙、三眼铳、榆木喷、大抬杆儿、满天星、一声雷、一窝蜂、麻雷子、二踢脚、老头冒花一百星,铁炮铜炮烟花炮,鸟枪土枪滋水枪,装上烟花药、炮仗药、开山药、鸟枪药、耗子药、狗皮膏药,填以榴弹、霰弹、燃烧弹、葡萄弹、臭鸡蛋、犁头砂、铅子儿砂,对准它排头燃放,打了它一身窟窿,可它还是挺着不倒。直到八十多年后,它还摇摇晃晃地站着,我还得住在里面。。。。。。
  • 作者:藏于山海
    【公告:本文于3月17入V,第26章开始入,入v当日万更!建议看过的宝宝不要再买文了哟】【预收文/下本开《捡个将军做夫君》,文案见最底】【本文又名《弓藏》,已存稿完结,全文70w+,放心入,每日早上六点准时更,风雨无阻不断更就是我最大的诚意,嘿嘿】桀骜不驯热烈少年将军VS清冷出尘末流官家嫡女沈轻是萧屿入都为质后首功换来的,他以军功换婚书,旁人看来萧屿御前求旨赐婚是出于真情,可在沈轻看来这里边全是算计。沈轻再不愿意,那也是不可抗拒的圣旨。他才不管这些,他看上的人,使尽手段也是要弄来的,既是自己强娶回来的自然得捧在手心里疼。***男主视角:动心前这沈三与传言说的那般生性凉薄,不爱说话,闷葫芦,当真没意思。动心后沈轻,做我的妻,我来护你。她不愿说话,那我就多说些,多做些,她总能看见我的。***女主视角:动心前他想撇开世家忌惮,娶我这种出身低微的,于他如今处境有利,他若对我好,算我有几分命好,倘若有一日新鲜劲儿过了,倦了,腻了,相看两厌时,和离也好,休妻也罢,我都不会赖着。动心后和离?不成!阿屿私自北上,朝廷要囚禁于我,沈家是无辜的,不应被我所累,感恩父兄之意,谅我无法做此决定,还请兄长替我向父亲代话,不孝女沈轻,自愿除去族谱,此后我不再是沈家女,只做萧家妻。我的长凌是万世枭雄,他就该在那疆北的旷野里驰骋沙场,熠熠生辉。阿屿,若有来世,我还要做你的妻——————坊间都说,祁都城下雪时,就是北方战场打了胜仗。成婚三个月,他要上战场,她问:那你何时回来?他于心不忍,哄着人:都城下雪,我便回来了。下雪了——下雪了,将军回来了大军凯旋那日,大雪封山,官道受阻,萧屿抄小道八百里雪地疾行,只为赶上那场约定。第二年,他上战场,她说:我等你回来。好,都城下雪,我就回来了下雪了,他也该回来了。夫人,将军北上了。这一次,他,食言了……第三年,第四年……又是一年,都城又下雪了。夫人,城上风大,别等了。将军不会回来的。他说会在雪天赶回来的,我再等一等,若他回来没瞧见我又会不高兴的……萧长凌北上的三年,沈轻被软禁皇宫三年,等了他三年,每年初雪她都站在宫墙上眺望北方,希冀茫茫大雪中出现那抹纵马而入的身影。而他在北方战场厮杀三年,只为再一次用战功换回爱妻。阅读指引:1、男女主非完美人设,各自有缺点,各自有偏执,会成长。2、女主通透有头脑,但前期对男主没有那么热烈,后期爱上后会倾尽所有,为了男主抱负不惜以身做棋,引天下人入局,甘为成就男主一腔热血。3、男主有嘴,耐心与温柔并存,少年夫妻互相扶持,双向奔赴。4、有群像,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立场和观点,无关好坏之分,原本完美无瑕的正人君子也会因执念而变得扭曲。——————————————预收文案:权臣将军vs隐世孤女阿漓于深谷救了战场上失去音信的大将军宋听时,谷底养伤时日渐生情愫,为报恩情,宋听时要以身相许?宋听时苦于一身职责,终要离开谷底。宋听时对阿漓说:我带你出梵幽谷,你以后就跟着我吧。阿漓:阿漓这个名字是你给的,我只认识你。可她不知一朝大将军回去面临的将是何等腥风血雨。
  • 作者:酬己
    【本文10w字左右,将于5.29周一从27章倒v,看过的读者请勿重复购买哦,入v当日肥章奉上。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往后新文也请继续支持~】【本文文案】大麒嘉和公主,分明生得夭若桃李,皎若秋月,堪称绝色,却偏偏困在了择婿上。这日,帝后为嘉和公主风光办了场择婿宴,请了近百王公贵族入宫当面相看。但面对佩金带紫的金陵城王公们嘉和终究毫无兴致,却偏偏伸出手朝那个站在旁边回廊下身着靛青色练鹊锦缎朝服正划着来宾名贴的九品礼部司务指了指。那清风霁月、冰肌玉骨,正是嘉和喜欢的模样……只是落花有意,流水却无情……后来,她眼睁睁看着他诛皇族、夺皇权、血洗皇城……却终究无能为力……再后来,她终于对他死了心,却被他从身后一把箍住。薄唇轻启、声音入耳却凛冽带着威胁:公主这是要往哪去?微微侧脸,投去的目光冷漠如冰,陆怀肆,你怎样才肯放过我?乖,别闹。箍在她娇软腰际的手臂倏忽更紧三分,唤句夫君……【食用指南】1、前期娇软后来心机的绝色公主&看似清风霁月其实腹黑的奸佞权臣2、1v1、he、sc3、之后更新有榜随榜,无榜日3000,有存稿,放心入,撒娇打滚求收藏~4、文案写于2022.6.3.---下面是预收文案---*《被清冷太子退婚后》镇国将军家的嫡女顾晚晚一朝被定为太子妃。入宫谢恩当日,晚晚远远瞥见乾元殿外的梅树下一抹清若霜雪的姿影,仅一眼,晚晚便陷进去了。后来听父亲同她讲那便是大炎尊贵的太子陆斗南,她日后的夫君,一时间晚晚简直开心的像是掉进了蜜糖罐子里。只是,就在将要大婚前夕,太子驾临将军府本以为是商议大婚当日事宜,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一纸退婚书落入她手。太子妃何等尊贵,日后更是大炎中宫皇后,你虽贵为将军嫡女,却也不配。闻言晚晚心在滴血,就在她反应过来追出府门外时,恰见到陆斗南华贵锦缎车驾前分明等着位美人。美人眉眼明艳得叫晚晚感到自惭形愧,只是眼睁睁看着陆斗南极爱怜的挽过美人娇纤腰肢,如珍似宝的抱上马车……脚下却是半步也挪不动……从此后,晚晚再也不提及太子陆斗南几字,仿佛同他从来没有过瓜葛,倒是渐渐同温文儒雅的少年权相走得极近。倒是也郎才女貌,般配得紧。只是不知为何,近来晚晚总觉得身后凉涩涩得紧……就在大婚当日,被掀起火红锦缎盖头,倏忽映入晚晚眼帘的不是权相,而是一双寒冷彻骨的长眸死死攫着她。兀地睁大眼抽身,怎么是你?我夫君呢?被蓦地凌厉抵在墙上,声音低沉冷冽,你夫君、究竟是谁?……【男主视角】陆斗南是这大炎唯一的太子,打小习的是帝王术,性子养的极冷冽理性,就像冬日霜雪,从无半点温度。可不知为何,那日下了朝一袭红裙满面娇俏的姑娘映入了他眼帘便始终无法抹去,时常根本不受控制的浮现。后来知道那是镇国将军家的嫡女顾晚晚。从来没有过这般被掣肘的感觉,陆斗南决定远离。只是,越远离他越发现无法控制自己,直到听闻姑娘要嫁人了,心底的醋意愠意都达到前所未有的极致……*《媚君姿》国公府的小女儿生的一副香温玉软的好容貌,早早的便被指婚给二皇子赵晔清。只是,无论如何,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大婚当日,来的不是迎娶队伍,而是二皇子赵晔清不知所踪的消息传来。一时间便叫木樨成为了整个京都最大的笑话。为躲避难堪,便陪同母亲往城外无梁寺去斋戒小住几日。只是,却叫木樨娇媚的狐狸眸中多了个长相隽秀的小和尚。宝殿中烛色掩映,檀香袅袅,小和尚被抵在门框,却终究低垂着眼眸紧盯佛珠,小姐这样,便不怕当今二殿下生气吗?闻言,朱红唇角微翘着更贴近对方耳畔,低低的娇声,反正、他也不会知道、……后来,先帝骤然驾崩,新帝登基,照先帝旨意,命国公府送女入宫。当晚乾元殿月华如练,龙涎香气弥漫,赵晔清紧盯着被他死死抵在门框的怀中娇人儿,凑近她香鬓,意味深长的轻启薄唇,压低的声音极富磁性,怎么?小姐便没什么想要同朕解释的?……册封礼当日,小太监火急火燎冲到乾元殿,皇上!不好了!皇后娘娘她、不见了!闻言,啪嗒一声,将捏在指间的朱笔断成两截。倏地抽身,找!就算京都掘地三尺!
  • 作者:苦竹根
    祖父是帝师,父亲是尚书,哥哥是探花郎,她从小金尊玉贵,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绫罗素锦。却不想,豆蔻之年,未婚夫琵琶别抱,一朝沦为笑柄。他生于农户之家,三餐不继,却有着超越时代的阅历,十年寒窗,金榜题名,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个农家子,一个世家女,一个地上尘,一个云中花,寒门世族之别,犹如天堑!于舒文用了一生时间,只为让自己的妻子不再受人冷眼,如自己一般的寒门能有立足的空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既然有机会回到历史的转折点,便当不负国朝,不负理想!排雷:1.本文架空2.男主穿越女主本土,男女主1V1,本文偏重男主视角。【预收文】《鸾凤和鸣》(进入作者专栏可提前收藏哦)女床之山,有鸟焉,其状如翟而五采文,名曰鸾鸟,见则天下安宁!泰安二十一年秋,北齐南越战于南阳,四十万大军陈兵沔水,连续两月鏖战,双方兵困马乏,粮草不济。南越大将军楚轸发奇兵渡沔水,直插齐军后方,却遭遇埋伏,大将军楚轸在亲卫的保护下突出重围,至沔水北岸,力战而死!北齐统帅秦天煜趁着南越新败,军营空虚,亲率大军直捣黄龙!楚家军全军覆没!此时,楚家二公子楚良玉正押运军粮,距此三百里……凤凰于飞,和鸣锵锵!别名:《替嫁》#大型掉马现场##被迫嫁给杀父仇人之后##百炼钢化作绕指柔需要几步#
  • 作者:东野圭吾
    现代人内心流失的东西,这家杂货店能帮你找回——
  • 作者:逐逐逐月
    9.26的零点入v,届时更新一万三,感谢支持!奇幻预收《阴间升级法》见文案最下面。本文前情提要:文名里的我是本文男主,正文女主视角。文案:谢氏长公子有经世之才,慧而善言,年过二十却身无一职。旁人问起,他只说自己此生愿寄情风月,过闲云野鹤一般的日子。实际上是觉得宗室势弱,诸侯凶恶,不愿入局。可是我爹娘不愿我外嫁,要求男方有京城户口,田宅,还得是公务员……我是说,身上得有个一官半职。倾慕的女子执着他的手,泪眼朦胧地说道。他还未做出决断,她已留下定婚信物,说是要跟家里抗争到底,消失得无影无踪。谢攸不愿对方为自己与家人离心,终是答应出仕,乘上前往京城的马车。上朝的第一天。他愕然发现,高坐于龙椅上的少年天子,长着一张与他未婚妻一般无二的脸。——萧云刚穿越成女扮男装的皇子时,整个人都是狂喜的。当她发现自己是小说里惨死的前朝太子时,她以最快的速度收好细软,狂奔而出,却见城外残垣断壁,火焰未歇。她有心救世,然而没钱没人。萧云紧紧地握着《倾国绝恋:乱世美人泪》的剧本,准备悄悄加入主角团,无论正派反派,她把遇到的人才全骗过来给自己打工。她的计划非常成功。甚至骗到了连书中男主都没有搞定的谢家长公子。至于骗局揭开后的修罗场……她能稳住!!!陛下许我以三公之位,却不肯为臣着一日的凤冠霞帔?这样的补偿,臣可觉着不够。萧云靠着门扉,眼瞧谢攸挑起自己冠冕上的垂旒。他看她的眼神分明是温柔如水的,怎么就那么叫人害怕呢!PS:1.cp是谢攸,其他都是兄弟,貌美黑心贵公子机智路子野女太子;2.乱世权谋,主视角女主,带点群像,搞一篇文多写点帅哥,大部分时候沙雕轻松。《阴间升级法》间歇性发疯的病美人女主cp情绪稳定会照顾人的龙族男主,有点炸裂的搞笑文。文案:叶听荷穿成了超级仙N代。坏消息是她身患绝症,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即将被冻死。耗尽两辈子的阴德,她才活着回家。却被当场揭穿穿越者身份,失去原主的一切,只除了病入膏肓,易被邪气入侵的破败身体。眼看只能领家族低保过活,她意外发现了体质的另一重作用,从此走上一条邪门的升级之路。……小剧场1万宝楼最近接到了一桩邪门的长期交易。有人在大量收购被阴煞之气侵蚀的积压货物,还想定期收购厉鬼怨魂。工作人员眉头一拧,发现不对劲。转头就向附近的大门派举报了该鬼祟女子。很快,道远宗就组织了一次抓捕行动,当他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只见一地鲜血。躺在床上的嫌疑人吐的。嫌疑人一边吐血,一边抓着身边的千年怨魂,在厉鬼的哭嚎中狠狠咬了对方一口。一众正派少侠:起猛了,看到有人在生吃怨魂。小剧场2某处的佛修突然发现自己很久没有接到超度业务,疑心是附近的道士抢了生意,随后发现道士也很久没有接到捉鬼业务。两拨人经过讨论,共同怀疑附近有魔道修士在炼魂,决定暂时将过往恩怨抛去脑后,共同对抗魔修。当他们摸到小树林时,里面正传来厉鬼的尖叫。别追我,我年纪还小没有他们辣!我是掉粪池淹死的,你放过我吧。收手吧,外面全是和尚道士!和尚/道士:起猛了,看到一柔弱女子正追着厉鬼啃。小剧场3男主:起猛了,看见自己棺材板没了。
  • 作者:景小景
    【预收文《【原神】与温迪恋爱法》求收藏,文案在下面,对文案感兴趣的可以先收藏一下,比心~】夏桃一朝被撞下忘川河后顺着地府的bug来到二次元的世界,她以为等待她的是热血运动番,没想到是玄幻鬼怪番.怕鬼的夏桃:我想回家qaq!!!阎王:你休想!华丽的大少爷从不相信怪力乱神之事,直到学园祭,他进入出事的灵异社鬼屋迷宫活动中寻找失踪的学生,结果亲眼目睹了某个平日里不爱折腾的学妹收服了作乱的厉鬼.———七濑桃奈,主业学生,副业地府御用阴阳师:迹部学长,我业务超强,价格公道,如果是你的话还可以打九九折哦,所以麻烦看下这个账单哦迹部:……(本文一切内容皆为虚构,地府的设定与传统的不同,请大家不要深究哦)在鬼怪面前武力值天花板的七濑桃奈和阿土伯大爷的故事.——————预收文《【原神】与温迪恋爱法》米粒一朝穿越到传说中的提瓦特大陆,成为了蒙德少女米莉亚,曾经失忆过的米粒对于假装失忆一事可谓轻车熟路。不过让她无奈的是,蒙德城的人们似乎见到她都会惊讶地问一句:米莉亚今天竟然没有和那位吟游诗人在一起吗?她很无奈,因为前主每天都会追在一位吟游诗人身后,但当她见到那位吟游诗人本人后发现,这怎么看都是未成年啊!她一个20岁的老阿姨怎么可以丧心病狂地对未成年下手!不过后来,米莉亚得知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丧心病狂的前主本人正是曾经的自己。第二件事,那个吟游诗人根本不是什么未成年!分明是两千多岁的风神巴巴托斯本人!
  • 作者:王朔
    文化太可怕了,像食物一样,不吃,死,吃了便被它塑造了。我怀疑其核心已编入遣传而不必再通过教育获得了。我觉得自己像在大海里游泳,无边浪涛挥之不尽,什么时候才能登上彼岸,有从树上刚下来的原始人那样一个澄明的无邪的头脑。关于这些书,我个人认为是一个蒙昧时代的见证。活下去,活在自我虚构和自我陶醉中,这大概是一个写作者的宿命,明白也没用。这几本书都是十年前或更早的时候写的,那时我很自以为是,相信很多东西,不相信很多,欲望很强,以为已知的就是一切了。这些书里的人、情景和一些谈话是那时我经历过的,在生活中也不特别,仅仅因为我不知道更多的东西,才认为有趣,虚张声势地写下来。这些情景不在了,这些人也散了,活着的也未老先衰,我也不再那么说话和如此看待自己,所以有时我觉得自己失去了继续写作的能力。 年轻的时候认为有很多重要的在前面,只要不停地奔走就能看到,走过来了发现重要的都在身后发生了,已经过去了,再往前又是一片空白。对过去,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也没有任何偶然,都是必须经过的,我不信一个人可以有两个以上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