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三级智鸟(二)

智兽,又称智慧兽,是异兽的一种,但是它们却拥有灵智,能够与异能者进行精神缔结。缔结后的智兽可以与异能者进行精神沟通和联络,它们往往实力强大,聪明机敏,可以辅助主人战斗。而且缔结后的智兽十分忠心,危难时刻会以命相护,誓死保护主人。

但是智兽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它们数量稀少,常常生活在莽异之境,很少会在安全区出现。而且就算侥幸捉到了,若是它不愿意与你缔结,那你也没有办法。

现在全蓝星与智兽精神缔结的人只有寥寥数千人。

即使如此,也阻止不了人们对于智兽的炙热向往。所以当听说瑞阳市居然出现了智鸟,而且还是一只三级的白尾鹞智鸟时,异能者激动极了。很快帖子就盖了几百层,纷纷表示要组队去见识一下。

“三级智慧鸟?”于桑娅喃喃道。她只在星网上听过,杀了那么多年异兽,从没遇见过。

故对于星网上所说的白尾鹟,她也露出了极大的兴趣。

她查了查地图,发现梓阳树林离她这儿只有九公里。思索一下,她收拾好东西,决定前往去看一看。

**

飞行了十五分钟,她在一片树林前停下来。这里就是梓阳林了。远远看去,只见山上低空中各种各样的飞车盘旋,林间隐约见人影闪烁,似乎都是闻风而来的异能者。

梓阳林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山群。林间树荫茂密,遮天蔽日。

于桑娅在低空观察半晌,最后在个人迹罕少、遍布陨石的半山腰降落。她很看得开,智兽可遇不可求,即使碰不见,搜寻周围的能量草也不枉费走一趟。

她心态轻松,悠悠行至半路,感到腹中有些饥饿,寻了个平稳的石块坐下休憩。刚取出营养剂,突然阴风阵阵,头上一道黑影从天而降,带来一阵强劲的风。手上一刺痛,营养剂被一股劲锐的力道打翻在地,放在石块上的能量草也瞬间不翼而飞。

她抬头一看,瞪大了眼。

只见一只浑身通蓝的巨鸟在她头顶唳叫盘旋一圈,扑在树上,震得树叶簌簌下落。

智、智鸟?

于桑娅精神一振,放出精神力。竟然是一只三级初阶的智鸟,她立刻联想到星网上的帖子。这么幸运让她给遇上了?

但细看之下,她发现那是一只蓝姬鹟,并非星网上所指的灰褐色白尾鹞。梓阳林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智鸟?

树上蓝姬鹟似乎十分焦躁不安,神色暴唳,叫声凄厉如同鬼魅,扑棱几下厚重的翅膀,一口将叼着的几棵能量草吞入腹中。于桑娅张了张嘴,来不及阻止。

吞下能量草的蓝姬鹟静了半刻,突然痛苦挣扎起来,摇摇欲坠。眨眼间它看见树下的人影,拍拍翅膀俯冲而下,朝她袭去,伸出锐利的双爪,电光火石之间,身上的防护服发出撕裂的声响。若不是她避得快,早已受了伤。

蓝姬鹟见攻击不成,恼羞成怒,打了个旋又朝她俯冲而去。

于桑娅在树木的遮掩下多次闪避,躲开袭击。她之前了解到的智兽,据说是很灵性的动物,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然而眼前的这只智鸟眼睛赤红,毛发直竖,丧失了理智般不断攻击,仿佛要致她于死地。

虽说她想要获得智兽,但却无意伤害。她对发疯的智兽手足无措,这种情况下也无法缔结,只好朝它射了几箭警告。她猜测这东西应该是受了精神力伤害,不允许其他动物出现在它身边。于是她收拾了东西,马上远离。

本以为她主动离开便没事了,没想到这智鸟却穷追不舍,攻击力度不减反增,似乎只有把眼前的人类置于死地才能安心。

“嘶——”她一个闪躲不及,就被它抓伤了肩膀,锋利的爪子划过她的皮肤,顿时肩上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让她不禁闷哼出声。

看着它毫不留情进攻的身影,她不得不拿出弓箭,一人一鸟开始纠缠起来,不相上下。

数十分钟后,于桑娅以微弱的优势压制住智鸟,阻止住它的攻击。此时智鸟的精神力涣散,力量消耗巨大,她便专盯着它的破绽,趁它近身之际,飞快地掷出绳索,运起异能将它套牢其中。

“这下你可逃不掉了吧,”她松了口气,将绳子收紧,突然脸色一变。

眼前的蓝姬鹟唳叫数声,声音减弱,不断地振翅扇风,扬起烟尘滚滚。在她眼睁睁之下,只见它身上的颜色不断变化,从通透的天蓝色到浅蓝、灰色、灰褐色,数重幻影后,身形也随之缩小,片刻“嗖”的一下便从宽大的束缚中逃出。

怎么回事?于桑娅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智鸟,扑棱着翅膀从一只蓝色的蓝姬鹟,变成了一只体型略小的灰褐色白尾鹞,上体暗褐色,尾巴上有一段雪白的羽毛。

这不就是她在星网帖子上拍到的白尾鹞吗?

她记得很清楚,那只白尾鹞的头上有一点暗蓝色,而眼前的这一只,头上也有同样的暗蓝色的斑点。

原来它的异能是可以任意变幻成不同的鸟类!她第一次见到如此奇异的异能。

蓝姬鹟,啊不,应该是变化后的白尾鹞,减少重量后,它的速度更灵敏了,蓝灰色的尖嘴向下微勾,充满了攻击力。

于桑娅不得不运起速度异能,左右闪躲,若是被它的尖嘴啄上一口,恐怕身上得少掉一块肉。一人一鸟又僵持了十几分钟,智鸟的体力逐渐被消耗,飞行的身形有些摇摇晃晃。她趁此机会朝它射了一箭,控制着力度射中它的右腿。

白尾鹞哀嚎一声,从空中旋转翻滚着掉下来,摔在草地上。体型逐渐缩小,最后,变成了一只通体雪白的燕尾鸥,啾啾地小声哀叫。它腿上雪白的羽毛被血染得一片殷红。此时它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扑在地上气息虚弱,再无变化。应该这就是它的原型吧。

于桑娅观望一刻,确定她异能消耗殆尽了,上前想查看它的伤势。孰料对方立即龇牙咧嘴,毛发直竖,发出连连排斥叫声。

她内心不忍,停下脚步,与它对视片刻。它的眼神里依然充满警惕与恐惧,丝毫无软化现象,叹了口气,怕它的挣扎会激化伤口,后退几步,“你放心,我这就走,不会伤害你。你以后小心点,赶紧离开安全区,别再回来了。”

她收起绳索离开。片刻身后却传来一阵窸窣声,她转头,空无一人,再一低头,不远处的受伤的燕尾鸥一跳一跳地尾随。见她转过头,它顿时也停下。

难道它还不死心,即使受了重伤还想要杀她?

她顿了顿,继续往前走。走两步,它也跟着一跳,她停下,它也停下,一动不动,跟她大眼瞪小眼。

她加快了脚步,大步踏去,身后的声音渐行渐远,受了伤的燕尾鸥再无法跟上她的脚步,眼看就要踏入转角的小路, “啾啾啾——”身后的燕尾鸥突然急促地叫唤起来,叫声脆弱又撕心裂肺,任谁听了都觉得恻隐。

她的脚步顿时迈不动了。转过身,皱起眉头不解地看着地上不远处娇小的身影。

它顿时停下叫唤。它此时的眼里已褪去锋芒与警惕,圆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她,腿上的鲜血因剧烈的跳动红得惊心动魄。

“你到底想干什么呢?小家伙。”她只好问道。然而对方只是歪着头。她竟然能从它的眼神里读出可怜兮兮。

她犹豫了半晌,最终还是走了上前,直到她走到脚下,小心地避开它的伤抱起来,它毫无反抗意味,反而就着她的手寻了个舒服的姿势。

“……”

查看了下它腿上殷红的伤口,于桑娅顿时有些内疚,轻轻抚顺它的羽毛, “我带你去包扎伤口吧?”

燕尾鸥自然听不懂,睁着圆溜溜的眼看她。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她敲定主意,小心翼翼将她放置于随身的箱子里,回到飞车上。她取出药箱,用工具取出箭头,用纱布包扎好,取出一支疗伤剂喂着它喝了。它一动不动地躺在它怀里,任她摆弄。

待她处理好伤口,之间它仍是眼神涣散,无精打采的,气息奄奄地伏在掌心一动不动,一副异能消耗过度的样子。

她运起精神力探测,这一看惊讶不已。它的精神域竟如浆糊般混沌,错综复杂,精神海完全被损毁了。难怪它刚才不要命似的攻击人,原来是已经失去了理智。

它的伤势已经严重到无法自我修复,还在不断恶化。再这样下去,不出5个小时,它的精神域就会被彻底吞噬。

这种情况也不是无药可救。于桑娅听说,缔结的智鸟与主人精神力相通,不但能以精神力交流,还能相互传输异能。此种情况下,需一位精神力者与之缔结,将它受损的精神域转移一半到对方身上,再由对方用精神力慢慢为它梳理修复,才可治愈。

智兽可遇不可求,她也只是因为好奇才来的梓阳树林,本不抱什么希望。她陷入两难境地。听说智兽心向莽异之境,不喜人类居地,受人束缚。

她叹了口气,不忍它就这样痛苦地死去,但也不想乘人之危。

正犹豫不决,脑海突然接收到一缕温驯的精神力,如碧波水草荡漾,轻轻地触着她的精神域,想要入侵进去。是怀里燕尾鸥的精神力。

她惊讶地低下头,“你想与我精神缔结?”

燕尾鸥轻轻地叫唤了一声。

她从想要过自己会拥有一只智兽,而且还是只三级智兽,忍不住道,“你可想清楚了,缔结之后我们就是一体的了。或许还有别的办法,你等下,我再想别的办法……”回去找个治愈异能者,或许能救得了它。

但是想到若被精神异能者知道这是一只还没缔结的智兽会引发的暴\\乱,她又犹豫了。

对方的精神力仍在持续不断地发出信号,温和而不带攻击力。她拧眉片刻,再次确认,“你真的要和我精神缔结?你要知道,缔结之后就再也无法解除了。”

“啾。”它轻轻应了一声。

她定定与它对视片刻,闭上眼感受对方的精神力,逐渐与它的相接。很快,两股精神力纠缠在了一起,相互缠绕,相互渗透。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地睁开眼,脑海一阵混沌刺痛。

这是对方受损的精神域反馈了过来。

她咬牙忍受一股股持续不断的刺痛,头昏目眩,额头上大滴的汗水渗了出来,滴落在地上。她深吸一口气,以强大的意志撑了下来,并试着调用自己的精神力慢慢去梳理修复。

良久,终于将对方的精神域修复好了。

她睁开眼,感觉浑身的异能就像被抽空一般,精疲力竭。她动动僵硬的手指,从空间里拿出一颗双倍能量的晶核吃下去。吞下片刻后,她才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

怀里的燕尾鸥泛白的脸色也逐渐变回红润,躁乱的毛发也变回光滑。它甚至能用一条腿,慢慢地从她身上支撑着站起来,抖了抖羽毛,张开嘴,朝着她“啾啾”地叫了两声。

“媳妇!●^●”

“……”于桑娅整个人都呆住。

作者有话要说:燕尾鸥:大家好,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媳妇儿~(≧▽≦)/~

于桑娅:……

读者“沐沐远昭”,灌溉营养液+20

读者“阿鸣゛”,灌溉营养液+5

读者“心上人”,灌溉营养液 +10

么么哒,谢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ω^)↗